助力物流裝備企業騰飛的翅膀:技術和資本

時間:2018-02-23   來源:物流技術與應用  作者:立群

經過20年發展,我國物流裝備制造體系已經建立,產品體系完備、技術力量、裝備水平提升、綜合實力不斷發展,運營管理初步自動化、信息化,甚至智能化,物流裝備業積累了相當的物質發展基礎、專業隊伍和經驗教訓,聚集了進軍全球化的動能和經驗。

事實上,中國物流裝備企業全球化的大幕早已拉開,未來我們也將看到物流裝備業全球化大潮加速涌動。

 

一、發展路徑

我國物流裝備企業的全球化發展,因為產品類型與業務類型不同,企業的發展模式不同,經歷的階段也不同,其基本的演進路徑可以分為產品出口、海外項目建設、全球設廠與并購等幾個階段。

在產品出口方面,最典型的是輕小型搬運車、叉車等產品出口,代表企業包括諾力、如意等等;貨架也是物流設備出口的重要一類,如南京華德、上海史必諾等貨架企業都曾以海外市場為主。再如,自2007年起,新松機器人開始進軍海外市場,其移動機器人成功納入通用汽車的全球采購平臺,出口至歐美13個發達國家,改寫了我國機器人產品只有進口沒有出口的歷史。

其實,由于中國現代物流起步較晚,絕大多數國內的物流裝備企業都是進入21世紀后才成立的,比國外企業晚了幾十年。因此,許多中國物流裝備企業都經歷了學習國外技術、消化吸收、集成創新、自主研發的發展路徑。

隨著中國現代物流加速發展,市場對自動化物流系統的需求不斷攀升,促進了中國物流裝備企業的成長。不少企業逐漸形成了產品系列化、生產規模化,并不斷積累項目建設經驗,已不限于在國內市場發展,開始放眼全球市場,承接海外項目,提供整個物流系統項目的規劃設計、設備提供、安裝實施、售后維護等全套服務。

近年來,隨著國內市場競爭加劇,物流裝備企業在擺脫低端同質化,追求技術更新與領先方面傾注了更多精力,使產品性能不斷提高。一些中國物流裝備企業開始在國外設立分公司、建設工廠,乃至并購國外先進企業。例如,德馬、中集天達等企業率先品嘗到全球化帶來的紅利,獲得新的發展空間。

可以說,中國物流裝備企業通過十多年的技術跟從到自主研發創新,實力不斷增強,技術水平有了很大提升,并在產品體系、設備功能等方面逐步接近國際先進水平。盡管我國物流裝備企業走上全球化發展之路的時間并不長,但已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可以預見,未來10年左右,我國物流裝備企業將能夠與國際先進企業實現正面競爭。

 

二、拉動因素

物流裝備行業全球化發展,首先與經濟全球化大趨勢緊密相關。

當前,國際經濟的各個層面已經不可分割、全面關聯,形成開放型經濟格局。由于我國勞動力成本持續攀升、資源約束日益加重,制造企業轉型升級迫在眉睫;2015年,國家發改委牽頭制定《關于加快裝備走出去的指導意見》,意在通過支持中國裝備企業走出去,與技術先進、實力雄厚的跨國公司同臺競爭,倒逼企業不斷提高技術、質量和服務水平,提高企業的整體素質和核心競爭力。

經過20年發展,我國物流裝備制造體系已經建立,產品體系完備、技術力量與裝備水平提升、綜合實力不斷增強,運營管理初步實現自動化、信息化甚至智能化,物流裝備業積累了相當的物質基礎、專業隊伍和行業經驗,聚集了進軍全球市場的動能。

1.企業自身擴張的內在動力和外在壓力拉動

企業的內在動力永遠是全球化的最核心和最強大的力量。

物流裝備行業與其他行業一樣,行業巨頭無一例外都是國際化企業。具有進取心的中國物流裝備企業,早已在探索全球發展道路了,這是企業發展的內在動力和外在壓力使然。當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全球化必然會被提上日程。

物流裝備行業發展無疑需要更廣闊的市場、更便宜的勞動力、更先進的技術以獲取最大利潤,而物流裝備企業已經不只是單純產品的生產單位,更是資源的組織者和整合者。企業內在發展要求在盡可能的范圍內,組織到更加低成本的資源,提供品質更優、價格更低的產品,因而打造企業全球供應鏈是必由之路。

隨著現代制造業和物流業的快速進步,物流裝備的生產服務性質,更是要求裝備企業具有定制化的生產能力、快速反應能力、即時服務能力,使得裝備企業必須更加貼近市場,也促進了全球化和本地化。

2.“一帶一路”建設拉動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包含了全球經濟總量的2/3,全球GDP的1/3,全球服務和生產的1/4。顯然,“一帶一路”建設將極大帶動物流裝備的發展,沿路物流站臺、設備、倉儲配送系統的建設和運營、不同交通體系的轉換設施建設、全程可監控系統的建設、托盤等集裝器具的標準化應用等等,商機巨大。目前,中國已經在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印尼等國家建設了為數不少的物流園區來統籌解決以上問題,也有民營企業與當地合資建設物流節點等,物流裝備企業亦有涉足。

《物流技術與應用》雜志主編吳清一教授兩年前就指出,“一帶一路”沿線的物流體系建設,比設備出口更為重要的是軟實力建設。他特別強調,企業應把握這樣的發展趨勢,要抓住機遇,跟隨“一帶一路”走出去,國內外市場協同發展。

3.跨境電子商務拉動

我國電子商務的迅猛發展推動了電商全球化進程。數年“雙11”的巨大需求對物流裝備提出了考驗,“電商的競爭是物流的競爭,而物流的競爭是物流裝備的競爭”成為共識,物流裝備業獲得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巨大發展。

據預測,到2020年,我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將達12萬億元,占中國進出口總額超過30%。最新發布的《快遞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也明確提及“拓展海外市場,加速國際化發展,鼓勵快遞企業走出去”。據不完全統計,順豐國際業務網點遍布美洲和歐亞等地,天天快遞國際事業部已建成8個海外分公司、14個海外倉和7條國際專線,圓通啟動18個境外加盟,中通成立泰國公司,申通俄羅斯遠東公司開通11條出口專線……雖然戰略重點和布局策略各有不同,但各大快遞企業正共同編織起一張中國快遞國際業務網;中國企業加速全球電子商務大布局腳步,無疑為物流裝備企業全球化形成了極大拉動力。

4.經濟全球化拉動

目前,我國的建筑業、能源資源產業、服裝業、海洋與石油石化產業、鋼鐵、電子、汽車等諸多產業,都已進軍全球市場并取得了重大成果,建立了全球化發展體系。伴隨上述企業走出國門,必須有物流裝備企業提供相關的建設和配套服務;中國物流裝備企業在服務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的過程中,也打造了自己的全球化體系,并逐步在國外站穩腳跟。

此外,我國物流裝備企業也在加快融入全球供應鏈,提供日益先進的物流技術和可靠裝備,逐步成為全球重要設備商和集成商。

 

三、代表模式

目前,走出國門的中國物流裝備企業有很多,其中有代表性的企業及其發展模式主要可以概括為以下4種:

 

1.德馬模式

縱觀國際頂級物流自動化系統解決方案公司,全部都是全球化企業。物流自動化設備和系統解決方案規劃,經驗和技術高度密集,強者愈強。全球化可以使德馬與國際領先物流自動化公司進行深度戰略合作,以實現最好技術的最快集中。

2010年起,德馬總部搬遷上海標志著其全球化正式啟航。此后德馬開始在海外建設組裝工廠和服務機構,目前已在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新加坡、美國、新西蘭、墨西哥、巴西建廠或設立辦事機構,近期將建設歐洲分揀設備工廠。

德馬全球化發展模式類似“中央廚房”,即把中國的工廠做為生產基地,實現產品的大規模、標準化、模塊化生產,然后出口到全球市場,由德馬當地公司或合作伙伴提供組裝、安裝服務。例如,德馬澳洲公司所提供的產品分為小部件訂單在澳洲工廠制造直接提供給用戶,整裝設備按澳洲標準在中國制造出口至澳洲再組裝兩個模式,以充分利用兩地工廠的優勢,制造出最具性價比的產品。在此模式中,“標準”是裝備制造的關鍵因素,只有標準受控了,產品才能在國內外市場通行無阻。

 

2.新松機器人模式

新松的全球化開始較早,2007年其AGV產品已打入通用汽車的全球采購體系。據了解,新松的裝配型移動機器人遠銷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俄羅斯、印度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國際市場銷量已占其總銷量的一半以上。在全球范圍內,除發那科、ABB之外,新松市值位居機器人行業第三。

目前,中國成為全球機器人最大的應用市場,各路國際機器人巨頭早已悉數進入,而2013年中國企業國內市占率只有10%,2015年也只有25%,核心部件更是被外國企業壟斷,中國企業在國內市場難覓機會,成為發展過程中的嚴峻挑戰。因此,新松的全球化也包含在其在國內市場上與國際巨頭的競爭。

為應對國際國內兩個市場的全球化競爭,新松的模式是構建平臺,將政府支持、資金、技術積累等資源聚集,為其全球化競爭提供充分保障。例如,過去幾年,新松成立了專業團隊,包括籌建幾支百億元級別的基金,在全球尋找并購機會。在技術趨勢上,新松重點布局機器感知系統;在目標企業尋找上,瞄準歐美高質量企業,只看行業龍頭或某項技術的隱形冠軍;在投資方式上,只做產業整合,不做財務投資。新松總裁曲道奎明確表示,新松志在成為技術領先的國際化機器人公司,“我們的并購將是一些很大的并購,是要改變行業格局的。”

 

3.中集天達物流模式

中集天達物流系統工程有限公司作為中集集團下屬企業,其全球化發展沿用了集團的模式:通過海外并購實現“中國制造”上升為“全球制造”,其核心觀點是:“中國制造”并不一定中國本地造,也可以是全球造,概括其主要理念就是“全球運營,本土智慧”。

從整合中國資源到整合全球資源,中集集團已成為年均產值約600億元的大企業,不僅集裝箱產銷量連續20年居全球行業第一,而且完成了集裝箱半掛車、海工設備、食品裝備、消防車等新業務領域的建立,實現海外業務收入占60%以上,業務遍及全球100多個國家或地區,擁有旗下成員單位約300家。其中,中集天達公司擁有20多年的專業物流系統規劃與集成經驗,通過對新加坡德利國際Pteris的反向收購,成功實現海外上市,也是中集旗下第二家上市公司。Pteris總部設在新加坡,其主營業務包括機場行李處理系統、全球機場物流管理系統、國際航空餐配處理系統、航空貨物處理系統、航空快件處理系統等。中集天達收購Pteris后,將協作設計、生產、銷售機場行李處理系統、全球機場物流管理系統等,并著重研究物流分揀、系統集成等高端技術。

中集天達整合全球制造資源的焦點在于技術引進,和由此對已有國內制造進行升級改造,這樣比以往“偷偷拿來”更透明,風險更小;如此,“中國制造”品牌在某種意義上也成為了“全球制造”的象征,中集天達探索積累了較為成熟的海外企業并購及管理經驗,已成為全球化企業。

 

4.精星模式

貨架產品的技術門檻較低,產品差異性較小,致使企業間低價同質競爭嚴重。由于國內貨架企業受制于項目墊資嚴重困擾,而國外市場盡管利潤菲薄,但付款及時,因此貨架企業紛紛開拓國際市場。作為我國貨架龍頭企業,上海精星走出去的歷程已有近20年的時間。精星沿著產品、人才、品牌的發展軌跡,從踏實做一個一個項目走過來,精星的模式就是通過項目逐步樹立品牌,此模式代表了民營貨架企業走出去的特點。

精星積極與物流系統集成商如北起院、昆船等抱團出海,相互支持,共同打造價格競爭優勢。同時,通過優質的項目,精星打造了其高端貨架技術可靠的口碑。目前在印尼、泰國等國家,精星的品牌擁有了一定知名度,承接的項目金額也越來越大。

 

四、發展思路

沒有哪個企業的全球化之路不是充滿艱險。透過色彩斑斕的故事和傳說,我們不難看到,獲取技術和市場是全球化的目的,資本和金融服務是有力助推,技術和資本是助力物流裝備企業全球化騰飛的兩個翅膀。

首先,企業全球化的重要手段是投資并購。

值得一提的,目前全球化理念發生了重要變化。之前通行觀點是:在國內市場競爭中勝出并成為行業領先企業后,為尋求更大的發展而進軍全球化,以充分挖掘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

但是,隨著企業的競爭已進入到供應鏈的競爭,目前的認識在此基礎上有了更新和提升。轉變為企業的國內發展也要第一時間利用全球化資源,發展伊始就要對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一起規劃,不再是兩個階段,而是互惠互補,同時發展。蓋因全球化趨勢明顯加快,變革深刻,時不我待。

其次,目前流行的海外投資的新思路是:

第一,尋找10年前的中國。我國企業界堅信,中國10年前發生的情況在后起國家也一定會發生。由于勞動力成本低、土地使用成本低、政府管理成本低,因此像印尼、馬來西亞、緬甸、越南、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正是目前投資的洼地。

第二,中國動力嫁接全球資源。一般規律是,全球排名第一的企業其占產品市場的比率在1/3左右,依照此邏輯,尋找出全球排名第一的企業或者具有全球第一潛在品質的企業,且它們產品的市占率最好在20%以下,對這些企業進行收購或重組。這也是我們看到的中國企業似乎更關注德國、日本同行,因為他們極可能是“隱形冠軍”將他們幾代人精益求精打造的產品,在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市場銷售,最終實現顯性的世界第一,并由此持續獲取最大利潤。上述思路,物流裝備企業均有實踐。

另外,在全球化層面,標準也是十分重要的,一方面要遵從和符合各國、各地區標準;另一方面,積極提高中國物流裝備產品市場占有率,主動自覺提升中國標準的影響力。

此外,國際化發展離不開相互協作。因為物流裝備行業產業鏈較長,幾乎沒有哪個企業可以獨家提供物流系統項目中從軟件到硬件的全部產品,提供從系統規劃設計到設備制造安裝的一站式服務,所以與上下游企業結成合作伙伴關系,抱團出海,是絕大多數物流裝備企業開拓海外市場的必然選擇。

 

無疑,廣大物流裝備企業在此輪全球化浪潮中面臨著更多機會,而民營物流裝備企業更善于學習和競爭,擁有更加靈活和更高效率的運作,經過20年探索與錘煉已成為全球化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習近平主席指出:“人類社會正處在一個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代。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和平發展的大勢日益強勁,變革創新的步伐持續向前。”

我們相信,在“一帶一路”引領下,未來中國物流裝備企業將不懈追逐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從中國大地走向全球,創造出物流裝備發展的新輝煌。

首頁-關于我們-信息中心-交易貨源-物流成員-供應商中心-供應商申請-知識中心-招賢納士-聯系我們
上海網盛運澤物流網絡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C)2015 網絡支持 中國化工網 全球化工網 生意寶 著作權聲明 備案號:浙ICP備14007955號-8
服務熱線:021-66360150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